这么多鸭子卖给谁了?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客户包括东航羽绒、绝味食品(603517,股吧)、周黑鸭、华莱士、金锣食品、双汇发展(000895,股吧)等等。其中周黑鸭2016年曾是第一大客户,但之后几年地位逐年下降,到2019年已经退出前五大客户。周黑鸭的竞争对手绝味食品,倒一直是益客食品的重要客户,2018年和2019年都是第二大客户。

公司表示,受供求关系变化及饲料价格、疫情等因素影响,禽类行业的景气度呈现一定的波动性特征。禽产业上一轮的周期高点始于2016年,当年出现的一轮行情景气阶段刺激了全行业产能的增加。但从2017年初开始,由于需求端并未能跟上产能的增加,叠加环保力度加强和H7N9流感疫情的影响,使得禽类行情进入低谷期。另一方面,2017年夏天的环保严管,造成了2018年以来禽养殖相对于禽屠宰的产能短缺,使得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种禽、毛鸡毛鸭、禽肉的价格都处于高位,行业进入新的景气阶段。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江苏益客食品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宿迁市宿豫区,本次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4489.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募资10.64亿元,用于扩建肉鸭屠宰线、调熟制品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3月1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今年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首次抽查名单,包括湖州银行、湖南华联瓷业、江苏新视云科技和江苏益客食品4家。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这次被抽查到的江苏益客食品,是一家以屠宰家禽为主业的公司,尤其是鸭制品,占公司营收一半左右,年产量达到54万吨。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要防范家禽疫病和食品安全的风险,对公司来说,环保也是个不小的问题,公司和多家子公司、联营企业都曾因为环保问题受到过相关部门处罚。

作为屠宰领域仅次于新希望的龙头企业,益客食品的经营业绩总体还不错。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74.51亿元、75.21亿元、99.05亿元和69.83亿元,呈现不断增长趋势。不过,公司净利润却呈现一定波动,上述四个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21亿元、0.88亿元、1.92亿元和1.97亿元。

2018年,公司年产鸭产品54万吨,收入达到48.19亿元,占总营收的48.93%。2019年1到6月,公司生产鸭产品39.3万吨,收入35.04亿元,占总营收的50.51%。

利润有波动,多家子公司曾因环保问题受罚

一年杀鸭54万吨,中信系、抱朴基金“潜伏”

尤其是环保问题,招股书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益客食品曾两次被宿迁市宿豫区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包括临沂众客、徐州益客、大地农业、沭阳益客、众客瑞嘉、新沂众客等多家子公司先后多次被当地环保部门处以罚款、停产整治等行政处罚。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公司参股的联营公司山东呱呱鸭、成武呱呱鸭也曾因环保问题被行政处罚。

从公司股东榜来看,央企产业投资基金占发行前4.55%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公司本次发行保荐人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则通过旗下中证投资、金石坤享合计参投了4.55%的股份,而知名投资机构抱朴基金则通过新余抱朴和云南和源两家公司共持有1.84%的股份。

实际上,由于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覆盖肉禽行业产业链多个环节,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禽类动物疫情是公司生产经营中所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另外,食品安全、环境保护也是公司上市后面临的重要风险。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谷伟

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田立余,分别通过益客农牧、宿迁丰泽、宿迁久德及宿迁鸿著持有公司股份,其中通过益客农牧、宿迁丰泽、宿迁久德实际控制公司82.28%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杀鸡屠鸭究竟有多赚钱?招股书显示,益客食品主要业务包括四大部分,分别为禽类屠宰及加工、饲料生产及销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销售,以及熟食及调理品的生产与销售。其中,禽类屠宰业务占历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78%以上,而鸭子屠宰的收入历来都占到公司收入的半壁江山。

1970年出生的田立余,曾在畜牧业龙头企业山东六和集团工作多年。资料显示,田立余为山东畜牧兽医职业学院中专学历,清华大学农牧专业EMBA研修。1992年至1997年先后任平邑县牧工商联合企业公司质检员、车间主任、厂长;1997年至2004年,任山东六和集团下属子公司生产经理、总经理、集团肉食事业部副总经理;2004年至2017年任山东联航董事。

山东六和2005年与刘永好的新希望合并,田立余后来则自立门户。如今,益客食品的各分子公司经营地点主要位于江苏北部、山东西南部以及河北省南部。